上海试管婴儿专家卢光琇资讯:分娩到底有多疼?新手宝爸挑战分娩体验

时间:2022-04-21 15:45 来自: 生殖中心

  上海试管婴儿专家卢光琇资讯:分娩到底有多疼?新手宝爸挑战分娩体验

21-2111111642443E.jpg

  我们去做了分娩体验,没错,在结婚纪念日这天我们夫妻一起去做了分娩体验。

  这个计划念念叨了好久,本来是打算在孕期拍四维彩照时就将我“就地正法”的,结果疫情原因医院暂停了这项服务。

  可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果然十月五日这天我还是“在劫难逃”。

  其实,关于要不要做分娩体验,我们之前有很大的分歧。我从最初的好奇到得知我老婆擅自帮我预约了体验的抵触,心路历程的跌宕就是我家庭地位的沉浮。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原本愿意做的一旦被强制安排就会天然变得抗拒。面对如此独裁强权的“妖风邪气”,我选择不再隐忍,于是鼓起勇气据理力争的质问她要如何来体验我作为父亲的压力呢?

  结果我老婆却说我体验不了你的压力,但是我可以陪你再去体验一把分娩的不易,那一瞬间我为自己的愤怒懊恼,为自己的冲动不齿,就这样我老婆以一种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气势让我欣(不)然(敢)同(忤)意(逆)了。

  到达医院,接待我们的医生嘴角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那份笑容中夹杂着一丝戏谑和期待,为我们倒了两杯水之后就一起走进了体验室。当医生问到谁先来,我特别绅士的选择了让我老婆先来。

  我老婆也不推诿,穿戴好设备就躺在了床上。医生介绍说体验总共分10个等级,机器上有一个按钮,每按10下就会到下一级,说完之后没有任何缓冲时间的就按下了按钮,突兀的仿佛生怕我们临时反悔。

  每升高1级都会有10秒钟的停顿,这时医生就开始解释当前是第几级并询问我老婆是否还能忍受,结果我老婆眉头都没皱一下,仅仅是发出一声“嗯!”,就这样一路飙升到10级,整个体验在我老婆的一句“这就完了?”的质疑声中结束。

  在医生夸赞的言语中,我老婆对我说10级的疼痛大概相当于生产时开到4指的强度,看着她如此轻松肆意,我瞬间就充满了自信,所有顾虑都烟消云散。

  要知道每次去按摩,我老婆都是整家店里叫的最惨的崽,连她都能面无表情承受的痛感,在我这里充其量就是手指划破但不需要送医院的级别吧。

  于是,我胸有成竹的说了句,“来吧!”就视死如归的躺上了那张之后让我生不如死的“刑床”。

  直到现在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当时做的最错的决定就是让我老婆先体验,她当时的从容淡定太具有欺骗性了,让我把这该死的疼痛预期调到了无限低,甚至还天真的认为,一级的疼痛无非就是打火机里点火器轻微电一下的感觉,充其量就是有很多个点火器而已。

  可是当医生按下开始时,我感觉仿佛突然有个人朝着我肚子踢了一脚,这远超我预期千百倍的一脚直接给我踢懵了。

  要知道这才只是1级的痛感,我想完蛋了为什么刚开始就这么疼,为什么我老婆10级都跟没事人一样,为什么自己这么怂,我想那一刻我的表情应该是难以置信混合着生不如死。

  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医生眼疾手快的调到了2级,这时之前踢我的人直接跳起来给了我一记飞脚,我被踢的身体蜷缩且毫无抵抗力,嘴中不自觉的发出了呜咽,在短短的10秒之内我被这个人反复飞踢、乐此不疲。

  伴随着医生和我老婆发出的真挚笑声,疼痛来到了3级,瞬间我感受到那个人的体重和力道成指数级提升,飞踢的频率也越来越快,我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当疼痛来到5级时,我被一个200来斤的壮汉彻底踹服了。有一刹那我甚至感觉到了窒息下的绝望,灵魂出窍的游离间,我有种在现实中PVE打BOSS的错觉,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是不是有个黑人老哥也喂我吃了颗红色药丸,而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灌输战斗经验中的濒死感。

  就在这恍惚中,我本能的大声疾呼“我不行啦”,喊出口后,我承认我不纯粹了,我说了不行,犯了男人的大忌。可我真的怂了,我折服在了那个200斤壮汉的拳脚之下,并且败的一塌糊涂。

  机器停下后,我和我老婆的眼神中都充斥着质疑,她质疑我为什么如此程度就喊不行,我质疑她为何如此程度都不喊不行。

  但是被自己老婆,一个我轻轻捏一下都会大喊痛痛痛的人质疑,我的自尊不允许。没错,我需要挽尊,于是我再次发起挑战,这次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也调整了我的预期管理,一切就绪的掌控权让我感觉到万无一失。

  然后,我对医生说,可以一下就调到10级我体验一下就赶紧关掉吗?医生扶了下眼镜很有经验的回答到“不能,但是我可以按得快点”,那一刻我竟然没有听出“快”这个形容词用的有多勉强。

  我又一次躺上“刑床”,医生确实加快了操作的速度,但我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不停的暗示着我对这速度的不满,与此同时,她还不断对我汇报着1级、2级~5级。

  没错,那个200斤的壮汉又卷土重来了,我再一次被踢到窒息,我老婆和医生同时说到“坚持住,马上就及格了”。

  话音刚落疼痛到达了6级,壮汉踹倒我之后,连招也从飞踢改为了在我身上蹦迪,那是一股巨力,具体大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瞬间我就完成了一个高难度的两头起。

  我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哀嚎到“停,快停~”,那一刻自尊、坚持、忍耐,这些优良品质都随着我的灵魂一起飞升到九霄云外。接着机器停止,大汉消失,我的灵魂重重摔回肉体,而那些品质却没能一起回来。

  顾不上门口窸窸窣窣传来的陌生笑声,我贪婪的喘着粗气,眼神空洞无神,我慌了,我被那个200斤的汉子制服了,一个6级档位竟成了我痛感的上限。

  医生见缝插针的说,其实这个5级疼痛大概只相当于女性最严重的痛经,我承认那一刻我的三观被彻底更新了一遍,更新了自己的拉胯和女性的伟大。

  回来的路上,我没有纠结自己的“脆弱”,而是在琢磨我老婆的“强大”,说真的,在体验之前,我从未质疑过自己会挺不到10级,甚至在来之前我都想耍酷的说一句直接给我开到最大,现在想想自己之前真是幼稚的可笑。

  可就算我坚持到了10级,也不足真实分娩疼痛的十之一二。

  因为这种体验只是靠电流强度和频率刺激的皮肉之痛,而真实的分娩会带来内脏、骨骼、肉体甚至精神上的摧残,并且分娩的阵痛会随着临产变得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持续时间越来越久,与之相比分娩体验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疼痛。

  而生产过程中胎儿在产道中移动所引发的内脏牵引疼和挤压疼更是无法模拟和想象的,我的疼痛上限可能都不及这万分之一吧。

  这次体检之后,我老婆在我心中的形象立马强大伟岸了起来,再也不是我印象中那个柔弱怕痛的姑娘了。

  事后我也跟孩子的舅舅讨论了一下,在得知他只撑到3级后,我真心认为那些觉得自己特爷们的准爸爸们,压根就没有几个可以像自己臆想的那样眼睛不眨的完成分娩体验,更不用讨论让他们去真正的分娩了。

  因为光是模拟的疼痛等级就已经是一种非人的疼痛,更准确的说分娩体验就是一种非人的酷刑。

  写到这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与悲悯,在此希望所有的准爸爸给予自己老婆最大的包容与支持,给予她最多的理解与尊重,给予她信赖与安全感。

  如果她们想在分娩过程中打无痛,请不要质疑和抵触这种司空见惯的医学手段,分娩是一种超越所有未曾分娩人认知的疼痛,不是你在经历痛苦你就没有任何理由指责。

  那天,我们回到家后很久,我的肚子依旧隐隐作痛,我不断的揉搓试图缓解,脑子里却不断勾勒着分娩后还被手摘胎盘的老婆。那应该比我现在疼上成百上千倍吧,我走到卧室门前,她正在哄孩子入睡,一切安静且美好。

  有一种东西,它会在某个秋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让你措不及防,无法安宁,与你形影相随,挥之不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称它为爱情。

  我为我们的孩子感到高兴,因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就是爸爸爱着妈妈。

  以上就是为大家解说的“上海试管婴儿专家卢光琇资讯:分娩到底有多疼?新手宝爸挑战分娩体验”的有关内容了,您如果还有其他寻求最专业的医疗帮助,可联系我们,与卢光琇教授合作的上海团队进行沟通,全国免费官方热线:4006-031-796 / 17702122021(同微信)。致力于为每一位准爸妈提供全方位的试管婴儿受孕服务!点击拓展阅读:三胎政策开放生殖专家卢光琇提醒四种情况不宜生!

  详情请访问  上海试管婴儿专家卢光琇  https://www.100ivf.com